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奸相当道:我家夫人谁敢动 > 第2章你就是丧门星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nmdzps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现在的刘陌影可以说是满身心的恼火,这霍清云分明是在拐弯抹角的说这一切全是他的错,这个nv人留不得了!

    “没错,是刘公子一时情急,”霍清云朝花船前走走,眉眼中带着嘲讽的笑意,弯起那张樱桃小口,柔声道:“那不知,刘公子是不是应该放开二MM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和你有婚约的是二MM呢!”

    “清云,清莲也只是无心之失,你何必那么咄咄B人呢!”刘陌影这话又把话题推回到霍清云的头上了,好像是她在故意为难这位二MM一般。

    霍清云也不生气,她拢了拢自己外面的对襟穿花大褂,脸上略带着J分忧愁,“那还真是我的不对呢。”她又转过头看向坐在一旁看戏很久的凤尧卓,道:“二MM受伤了,劳烦右相能不能派人把我家MM送回去,毕竟家中恶仆不少,难听我教训,要是有右相的人护着,相信便没有人敢打扰冒犯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周围的人立即称赞永安郡主的好心肠,但又知道了她在将军府的地位。

    呵呵,竟然要求助一个大J臣,家中恶仆不少这个罪名还真是来得直接,看来这位郡主过的很不舒坦啊!

    人都有同情弱势的善心,特别是霍清云一个孤nv,没依没靠的难免过得凄凉,一时的舆论偏向霍清云,快的有点不可思议!

    啧啧,真是厉害的一张嘴,说的凤尧卓都有点小心动,况且这个关键时刻活过来的永安郡主,对他来说还是有点恩情的,她要是真的死了,这条人命官司还得费老些功夫。

    凤尧卓长袖一挥,单手倚在软榻上,嘴角扯过一丝邪佞的弧度,慢条斯理道:“既然郡主都开口了,那本相这就派人送二小姐回府!”

    霍清莲忙就慌了,她怎么能回去呢,再过J个时辰可是三年一次的河灯会,稍后燕贵妃是要亲往的。

    母亲叮嘱过她一定要在会上拔得头筹,这样下次宫选她就有可能成为五王妃。 s1();

    她这一回去,训练的三年不就白费了,不行,绝不能让霍清云这个小婊砸坏了她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要回去,我不回去!”她抓紧了刘陌影的手臂。

    但她越用力刘陌影就越疼,深深的要戳J个窟窿了,刘陌影一把拉开她,自己的手要废了。

    失去依靠的霍清莲摔倒在地,这一次不仅是衣衫尽S而且连发髻都摔歪了,很明显,这个样子当然不能再参加什么河灯会去丢人了。

    霍清莲气恼的肺要炸,也不顾忌什么,就像在霍府一样歇斯底里的叫喊了出来,“霍清云你这个丧门星,我就知道你故意整我!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嚎出来,在场的人全沸腾起来了,这真的是名满京城的才nv说的话?

    霍清云的父母是为了保卫南楚国才战死的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有人对永安郡主说出这种话,真是没人X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霍清云立马就上演了变脸的好戏,那张刚才还是柔柔弱弱的小脸顿时变得清冷刚毅。  ;她抬起一双寒冰似的眸子的看向霍清莲,口气里带着不敢置信的语调,讨伐,“霍清莲,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诋毁本郡主,你与我未婚夫抱缠一事我尚未和你计较。还让相爷派人送你回去,竟然敢说我是丧门星?!”

    呵,不就是白莲花吗,谁不会。

    “住在我丧门星的家中是不是委屈你了?我是陛下亲封的永安郡主,我父亲镇西元帅为国戍边,百战不殆。不知道我将军府是哪里亏待你了,你如何有脸面在这里指责我!难道你不是南楚的子民,不是深受皇恩吗!你这幅嘴脸上没一丁点,对陛下,对英烈的敬意!”

    这下子周围的人对霍清莲的讨伐也愈发厉害,刘陌影站在一旁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怎么说,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这个霍清云伶牙俐齿的,再扯下去估计就把谋杀的事情扯出来了!

    霍清莲感觉天塌了,她努力三年才建构出来的形象就这么全毁了!她是个急X子,母亲经常让她静静思考后再行动,不想中了霍清云的道,这下脸丢大了。

    “霍二小姐。”凤尧卓起身从榻上站起来,迈开轻盈的步子靠过来,“霍将军昔日对我有救命之恩,你这般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一国郡主,可不知你是承了谁的胆子?”他的眸中厉Se明了,杀意泛泛。

    霍清莲顿时就在凤尧卓的寒意冰冰中时失态崩溃了,她连滚带爬的往刘陌影那边凑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她缩在刘陌影的身后,看着凤尧卓的那双似要杀人的眼,她再也编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而刘陌影看着自己心ai的nv人就这样落魄的缩在自己的身后,一G恨意涌上心头。 s1();

    霍清云,凤尧卓,这两个,他谁都不回放过。

    但眼下,刘陌影只能道,“清莲,回去吧!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趁机除掉霍清云,再让霍清莲在河灯会上大放光彩,借机得到燕贵妃的赏识,以后就算他求婚,皇帝那里的阻力也会少些。

    谁想到这个霍清云,命Y的打不死!

    凤尧卓拍拍掌,一个黑影忽然落在花船顶,来人身着墨Se短袍,腰间一把短剑,肃冷清寒。

    霍清云一看就知道是刀口饮血的人,黑影恭敬道: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秦齐,派人把面前的两个人送回去,别在本相眼前碍眼!”凤尧卓摸摸自己大拇指上的一枚玛瑙绿玉扳指,上面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苍鹰,薄唇轻启,“最好快点,本相要下船了,不想还有什么东西碍着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秦齐答应后立即就带人把刘陌影和霍清莲直接拎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众人直发愣,真的这么凶残的吗?

    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,一个个的全拽得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这边的事解决完了,凤尧卓又看了看站在舱内的霍清云,凤眼一眯,一副痞子样子,低沉的声音迷人又欠揍的问,“那接下来,郡主什么时候走,本相可没兴趣跟郡主继续演戏!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